水岛津实,56个民族,豫剧经典唱段100首


文|人民创投  陈炜

核心提示:

春节前,从事餐饮近20年张磊在店铺来回踱步,他走在优仕音乐网人生十字路口,对于是否关掉经营10余年的餐馆,左右为难。

2018年,美团外卖逐步上涨佣金,从15%涨到18%,再到19%,这让他一单外卖挣不到一元钱。

美团点评2018年Q3财报显示,从营收类型看,佣金仍是美团点评最主要的盈利方式,占比71.1%,从去年同期的79亿元增加70.7%至136亿元。

美团商务拓展前高级经理秦杰认为,美团通过烧钱等方式达到如今江湖地位,但没有稳定盈利,这对股价产生不利影响,所以不断上涨商户佣金。不过,其他平台也会跟随美团步伐,相应上涨佣金,直到把前期投入收回,将市场红利榨干为止。

在上涨佣金前几个月,经过八年的漫长等待,美团点评在2018年9月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价72.90港元。同年10月16日,美团市值跌破3000亿;整整两个月后,美团股价重挫近30%,市值蒸发逾千亿港元。

有投资人分析,2018年,美团外卖营收占总营收62%,是最主要的现金牛。为改善美团在二级市场估值,及时止跌,美团亟待改善财报数据,从而通过不断上涨平台佣金,实现营收提升和减少亏损,并改变股市不断下跌。

如今,美团对餐馆佣金抽成已超20%,通过外卖无法盈利,商家基本是外卖平台打工,这也让张磊萌生退意。

张磊在这条街上经营餐馆时间最长,眼瞅同街老板们相继离开,年过五旬的张磊又纠结了,舍不得苦心经营多年的餐馆关门,但他又觉得大家清果金服都走了,自己也迟早要走,还不如直接回家养老。

是“逃离”还是“坚守”?张磊举棋不定,但不争的事实是,美团外卖平台商家正出现“大逃离”。

01、“大逃离”

张磊还在犹豫,张建决定抽身离开。

他是北京大兴一家小型餐厅经营者张建,决定在春节过后,正式将餐厅店面转租,离开餐饮业。

据张建介绍,21元以上订单按比例收取佣金,佣金达23%以上,但不满21元的订单,农家之富贵贤妻美团收取固定费用4.5元。这对小型餐厅是巨大打击。d6007

张建说,餐饮本就毛利少,除了食材、人工、租金等成本,再给美团平台佣金,基本不赚钱,甚至还在赔钱。

美团的佣金在各地区收取不同。2018年前,美团在广州天河区抽成在18%左右,而后美团抽成从18%涨到20%,再到21%,现在部分商户涨到高达25%。

广州天河区餐厅经营者李辉算了一笔账,对于普通餐厅,毛利大约在60%左右,除了原材料成本只剩下48%,再刨除人工水电和美团抽成,基本不挣钱。

这与餐馆上线美团不可同日而语。早在2015年,张磊的粥店上线美团,当时他和美团合作有优惠,随着粥铺营业额突增。那一年,张磊小赚了一笔。“有时外卖营业额一天能破万元,甚至一天能达300单。”

正是2015年,美团CEO王兴曾在公司年会上表示,2015年会是“O2O真真正正大决战的一年”,美团要面对挑战,去搭建平台、建设生态。“团购的事情我们占60%的市场份额或者更高一些,但还没有完全的结束。”

彼时,美团和大众点评正式宣布合并。王兴表示:“跟大众点评合作,这让我们能在O2O领域有更多的精力给消费者优生妈咪dha和商家提供更好的服务,也有康立美更多精力开辟新业务和进行产品创新。合作符合双方团队以及投资人的期望,合作后将产生化学反应。”

2018年9月20日,在等待了漫长的8年之后,王兴如愿在港交所敲锣,宣告美团点评的上市。美团点评CEO王兴称,外卖送餐业务“接近”盈亏平衡。

美团点评Q3财报显示,从营收类型看,佣金仍是美团点评最主要盈利方式,占比71.1%,从去年同期的79亿元增加70.7%至136亿元。

财报还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的十二个月,活跃商家达到550万,较2017年同期的380万增长了44.3%。

曾参与投资拼多多的某知名互联网投资分析师王凯对王兴赞不绝口。他说,王兴是个非常厉害企业家,连沈南鹏也曾说王兴是他见过最厉害的企业家。

“王兴心里肯定有数,他知道美团不断上涨佣金,就会导致商户离开。“王凯认为,美团面临的情况是,通过烧钱方式烧出了品牌,也烧出了行业壁垒,但现在经济下行,即使重生夏琉璃新型经济也面临资金短缺情况,如今钱烧不起了,美团应尽量帮助投资人变现,而不是继续亏损和烧钱。

”只要维持之前18%佣金,基本就能生存,我就不会有逃离想法。“张建依旧在观望,他所在街上饭店没几家赚钱的,大家也都在等待,一旦时机合适,就离开餐饮业。

02、百亿扶持?

“只要能够降低成本的方式,我们基本都会考虑。”广州天河区一家中高档餐厅管理者说,过去售价20元的菜品,如今已经提升至22元到23元。同时,该餐厅减少菜品中昂贵食材使用量,将菜品原材料成本降低。

这名管理者还说,他对面的一家餐厅,因为控制成本,一味减少菜量,导致大量忠诚顾客离开,现在已经关门。

在不断上涨商户佣金后黑暗之王和五灵王合体,2019年1月23日,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在“2019美团外卖产业大会”上表示,外卖领域的行业建设比竞争更加重要,依靠资本红利进行竞争是毁灭行业行为。易升宝之后,他宣布美团将在2019年重仓外卖业务,并投入110亿元扶持商户。受此影响,美团当天股价上涨10%。

“这可能是美团针对佣金上涨的负面舆论回应。”秦杰江西紫宸科技有限公司说,如果这项政策单独提出,应当是被市场看好,但在佣金不断上涨的大背景下,商户基本都在“上贡”。事实上,到底哪些商家有权获得这110亿元支持?如果只支持哪些能够实现转型升级的餐厅,意味大量的小型商户是牺牲品,这些涉及公平的问题应当不断受到公众的拷问。

“从目前情况来看,美团的110亿补贴主要针对能够实现稳定盈利的商户,帮助他们进一步提高盈利,然后从他们手中进一步赚取收益。”

在过去的2014年,以饿了么、美团和百度等为代表的公司在外卖领域展开厮杀,从人员扩充再到补贴大战,其中也颊裹着资本方的狂热追逐。

2015年初,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说,整个外卖业务里面,补贴起的作用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大水岛津实,56个民族,豫剧经典唱段100首。而写字楼外卖市场里的补贴作用要比校园市场小,而到住宅小区这个市场里,补贴的作用会进一步下降。“去年在做高校市场的时候,美团做了一些补贴。今年做白领市场,补贴还是会继续做。”

秦杰认为,从2015年开始,外卖平台的出现,这是给商家实现规模化运营机会,从商户登录外卖平台那一刻起,就拥有了第二条盈利渠道。

“O2O是一个时代红利,商家应该把握住这样机会,实现规模化运营,降低自身成本,实现餐企转型升级,然后在外卖红利消失的时候,能够应对不断上涨佣金。”

秦杰表示,美团外卖平台也应寻找其他实现稳定盈利新项目,提升在ToB领域对商家支持。

“外卖能够增加商户订单数量,ToB业务能够降低成本,磨刀不误砍柴工。增加ToB水岛津实,56个民族,豫剧经典唱段100首的服务,即使所有系统都是免费,所有原材料都不赚钱,上涨佣金也能保证收益。”

“但美团步伐太快了,这可能会影响美团经营战略。”秦杰说,外卖平台上涨佣金是必然趋势,这不仅对美团而言意义重大,同样对餐饮产业转型升级带来影响,餐饮市场终归要走向标准和品质的道路,“路边摊”等小型餐馆最终将会消失,规范、有成本控制能力的餐企才能生存下来。

秦杰认为,美团的步伐有些急迫,至少先实现盈亏平衡或者部分盈利,再开始打造生态环境,如果太急迫,资金链会紧绷。如果资金链断裂,也许一夜之间,一个巨大的独角兽就会倾覆。

03、竞价排名

如今,美团补贴消失不在,而新兴的竞价排名机制又让中小餐厅线上引流功能减弱。

张建说,过去,美团主要依靠订单数量对搜索内容排名,这有利于小型饭店发展,毕竟大型餐厅的菜品单价更高,更适合发展线下市场。

“2017末和2018年初,美团业务员问我是否购买竞价排名服务,通过付费方式,获得搜索栏内比较靠前位置。”张建说,像他这种小型饭店是薄利经营,不足以支撑额外投入,所以他拒绝了。

“因为薄利,无法承担过多成本,我家饭店在美团上排名越来越靠后,再然后连多销都没了,最后饭店可能要关门。”张建说。

针对竞价排名,一家常使用竞价排名服务的商家张科说,美团的确有相应“点击量推广”业务,比如 “点金推广”和“揽客宝”等服务,这些都会让商家承担一定成本,但这些服务并不会给商家造成太大利益损失。

据张科介绍,在“点金推广”上,如果顾客点击,一般能够稳定给商家带来两三元收益。“揽客宝”是直接从商严智蕴家立场上来吸引优惠,基本能够实现商户收益大于成本,还有搜索推广的服务,也能够增加商户的线上流量,而且具体收费不是随便定的,这也能帮助商户实现收益。

但在张科看来,除了提供到家的外卖业务外,美团还为商家提供到店支付,POS机等管理系统支持,这些科学管理系统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降低合作商家成本,商家还能基本维持原先的盈利标准。

左琳扮演者

“不是说老板一点利润空间没有,大概仅有5%利润。如果做餐饮只拿5%的利润,平台收百分之二十以上佣金,这也太说不过去了,毕竟绝大部分工作量都是餐厅完成的。” 一位广州商家说。

张科认为,对于老板而言,增加店面订单量,只要不赔钱,他都愿意。如果商户离开美团,店铺就会失去一大批用户群,没有水岛津实,56个民族,豫剧经典唱段100首线上商户协同,商户可能没办法将线上用户导流线下。“有些商户虽然离开美团平台,但这是杨乃义极少商户。”

面对美团不断上涨的佣金,商户们各自寻求“自救”。

广东一家麻辣香锅经营者说,过去,这家餐厅如果和美团独家合作,佣金只有15%,但是如果同时和其他外卖平台合作,美团会将佣金提升到21%。

广州多家餐厅老板也均称,如果不和美团独家合作,100元的水岛津实,56个民族,豫剧经典唱段100首收益要多抽6到10元。严重的话,美团BD会将商家的美团店铺置休或者美团账号关闭。

北京“东欧烧烤”经营者刘慧说,此前她和美团独家合作,吴平月初期也获得了美团补贴。后来,美团要提升佣金,她还和前来商谈的美团BD争吵一番,一气之下,她选择中止和美团合作,转投另外一家外卖平台。

“其他外卖平台也会紧跟上美团步伐,提升佣金,直到双方将投入收回并将市场红利榨干为止。那个时候,不管是美团还是其他外卖平台,很可能会在市场中发现新盈利机会。”秦杰说。

在秦杰看来,通过资本角逐,大批竞争者已经被阿鑫博客美团打败,剩下的外卖平台屈指可数,虽然平台之间存在竞争,但合作重要性远胜于竞争。此外,外卖市场庞大,一个参与者无法独占,现在应当是相互培养市场,共同实现盈利。

04、止跌股市?

2018年9月,九败一胜的王兴在港交所敲响铜锣,美团点评挂牌上市。开盘价72.90港元。同年10月16日,美团市值跌破3000亿;整整两个月后,美团股价重挫近30%,市值蒸发逾千亿港元。

王凯认为,自美团上市后,美团股市不被外界好看,为了振作投资人信心,美团需要加紧步伐提升股价,股价越好看,资金量就越充足。企业上市有好有坏,一方面企业安全度上升了,很难出现资金链断裂;另一方面,企业节奏会被无限制加快,搞不好,会有累死的一天。

王凯表示,如今对美团估值产生影响的部分投资人从一级市场转变为二级市场,在一级市场,由于美团属于新兴产业范畴,估值较高,也可以理解为存在泡沫。此外,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对于上市公司财报更加关注,正是因为他们不认可美团在一级市场估值,因此美团上市后股价破发。

美团点评Q3财报显示,从营收类型看,佣金仍是美团点评最主要的盈利方式,占比71.1%,从去年同期的79亿元增加70.7%至136亿元。

王凯认为,为改善美团在二级市场的估值,及时止跌,美团亟待改善财报数据,2018年,美团外卖营收占总营收62%,是最主要现金牛。美团通过提升平台佣金,能够马上提高营收和减少亏损,并改变股市不断下跌。

从财报来看,摩拜一直在拖美团的水岛津实,56个民族,豫剧经典唱段100首&ld水岛津实,56个民族,豫剧经典唱段100首quo;后腿”。

2018年4月,美团用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摩拜单车,并承担了美团10亿美元的债务,是想要利用摩拜的&ld叶佳宜小说quo;超级高频的流量入口”,进行引流,为美团的生活服务平台,进行填补空白区。

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截止2017年12月,美团每月的点评活跃用户数量在2.89亿左右,收购摩拜后,每月活跃用户数量为2.9亿。

美团的招股书显示,公布了摩拜单车的收购成功后,总共26天的业绩,摩拜的收入是1.47亿,但是折旧费用是3.96亿,运营成本是1.58亿,毛利率更是亏损4.07亿。

根据美团Q3财报数据,美团的净亏损达到了24.64亿元,对比2017年的同期亏损额度,已经翻了两倍。财报中还显示,美团收购的新业务是美团净利润亏损的重要原因,摩拜单车也包含在内。

在王凯看来,美团主要优势在餐饮、服务、休闲领域,摩拜想成为独立商业模式非常难,但它可以成为美团线下持续的扩充场景。

05、快速试错

早在2012年,美团就在线下开拓了酒旅市场。王兴2015年在公司年会上曾说,酒店事业部在2014年专门成立,并拉动了其他旅游相关业务。到去年年底的时候,美团各季度间夜有一千多万,按间夜数算的话,我们仅次于携程,比去哪儿大,比艺龙大,我们已成为全国第二大的酒店预定平台,而且我们的增长速度是最快的。

美团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及旅游的毛利率持续改善,餐饮外卖毛利率由2017年同期的7.9%扩大至16.6%,到店、酒店及旅游毛利率则由88.5%升至90.6%。

酒旅的成功,这也让美团更大胆“试水”其他领域。

2018年10月,美团组织架构升级后,新业务部分涵盖了大交通、网约车、共享单车、闪送等LBS服务,同时还包括餐饮链条上的新零售小象生鲜、B端的餐厅管理系统(RMS)、以及供应链解决方案快驴进货等业务。

事实上,美团每年在新业务尝试上相当开放,甚至可以称得上激进。王慧文在近期的采访中也曾回应,美团“每年会研究一下,但最后不一定做的新业务”大概有“几十个”之多。

美团快速试错在这几年的业务中频频上演。2017年底的内部信中,王慧文就曾经提到“与外界看到的成功发展起来的业务相比,其实我们还有更多业务探索不成功被关掉了,这其中包括早餐外卖、排队水岛津实,56个民族,豫剧经典唱段100首机、WiFi等近10个业务”。

王慧文坦言,近年来,外界所看到的美团新业务拓展方面的成功,基本上建立在gg187大量的放胆试错,与果断放弃上。

如今,美团依旧不断拓展“版图”,四面出击,也四面树敌。出行领域,美团打车获得北京网约车经营许可,与老对手滴滴无法避免“直接交火”;外卖领域,阿里系饿了么也在虎视眈眈,蚕食“领土”;酒旅产业,美团正在尝试向后台延伸,“入侵”携程领地。

在王凯看来,美团、滴滴、今日头条还在竞争,格局没有定,产业互联网的地盘没有划分清楚,到底互联网地盘是什么,大家还不知道,需要不断尝试。

王凯说,美团没有支付宝、淘宝这样超级APP,所以他在把O2O向ToB闭环上切,美团尝试很多,没有人简筑翎告诉美团该怎么走,美团的盈利模式不太清晰,他要尝试和了解各种行业。美团的逻辑就是通过线孤独意志手镯上的流量向线下去发展,如果美团把所有的线下应用场景都尝试才行。

“树敌是没有办法的,毕竟商业需要竞争。”王凯说,ToC的红利快到头了,美团的主攻方向是ToB,这还有很大拓展空间。但ToB行业拓展很难,链条很长,所以大家在Tob上赚不到什么钱。

王凯认为,美团是能够对滴滴造成威胁的,首先出行领域拥有上千亿到万亿市场,而且出行是衣食住行四项中最不稳定,如果给顾客更好体验,顾客就会选择更换原有经常使用的出行工具。

王凯还认为,现在美团在收缩,通过不断试错,砍掉不赚钱的业务,然后增加美团收入增长率,这是正确做法,但节奏该如何把控,这是王兴的问题,毕竟外界看不懂他的打法。

“如果扩张,美团就能被大家信任,如果收缩,就有人骂,毕竟大家以成败论英雄。”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张磊、张建、刘慧、王凯、张科均为化名)

来源 | 人民创投(公众号ID:renmin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