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注册,许亚军,激素六项-瑞信服务器大全,服务器配置教程,选购教程


  “过去我们有长处,但随着经济波动,也要补短板,给我们时间,给我们空间,假以时日,我们争取做到最好。”4月24日,到任浦发银行董事长一职恰好满两年的高国富在该行股东大会上如是表示。

  面对现场股东提出的与招行差距拉大、数字生态银行建设成果、网点转型效果、股权激励和股权回购的可能性等问题,浦发银行高管团队一一作答。

  “我们希望浦发重新回到优等生行列。”有股东提出殷切期望,并获得现场广泛认同。浦发银行行长刘信义表示,“浦发会对标最好,做到更好,要回报股东,我们的主要财务指标要领先同业,主要业务领域要有优势,品牌要有显著影响力。。。。。。”

  “招行也是我们学习的标杆”

  问题一:浦发原来也是银行业优等生,现在和招行差距越来越大,怎么办?

  董事长高国富:招行是我们长期学习的对象,我们会对标最高标准,做到更好。差距主要在哪儿?

  一是招行零售业务好,我们有差距。零售好,负债成本就低,投放就有竞争优势,也为营收增长创造了非常好的条件。浦发的零售近两年也在快速提升,在去年还成为全行第一大收入来源,占比接近43%,我相信,只要我们持之以恒,浦发与其他同业在零售业务方面的差距会在不断缩小的趋势中前进。

  二是招行资产质量比我们好,营收就会转化为投资、利润、拨备等,而我们近几年的重中之重是不良的清收化解,处理完后我们的资产质量基础更扎实。

  行长刘信义:不讳言地说,招行在国内银行业中确实是标杆式的存在,存款成本、利差、资产收入比等指标都在业内处于领先水平,也是我们学习的标杆。

  招行存款成本低,关键在于零售客户基础好,包括客户数量、客户质量,客户和银行之间的关系等等,存款能从流量变成存量,这是需要长期积累的,与银行的服务、产品密切相关。

  从这方面来说,我们需要努力:要扩大客户数量,提高客户质量,密切与客户的关系,增强客户依赖度。这种依赖不仅包括存贷业务,还包括结算服务、理财业务等。

  招行整个零售体系的建立绝对不是一年之功,是持之以恒做正确的事情的长期积累。此外,他们的创新思维、市场化意识也都是我们要学习的。比如在金融科技方面,招行投入确实比我们更大,还将金融科技投入占比写入章程,这方面我们也会继续加大投入。

  “注重线上业务的拓展”

  问题二:除了学习招行外,浦发会有哪些自己的零售打法?

  副行长潘卫东:我们既要学习招行零售的基础工作、队伍建设、产品丰富度等内容,也要有自己的策略和打法,那就是,我们非常注重线上业务的拓展和新技术与业务的结合。

  以信用卡业务为例,去年我行信用卡总收入位居全行业第二,而这是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从非常靠后的位置提升上来的,信用卡客户月活数甚至和部分大行差不多。在我们看来,信用卡并不是一个传统产品,而是要放到线上去经营,这方面的能力我们是最领先的。

  除信用卡业务外,浦发银行的互联网贷款应用能力、应用水平、资产质量也是业内最好的,我们有自己的特色。做互联网贷款,关键是要反欺诈,要有足够数据建模,要能够实时调整经营策略、迭代风控模型,所有风险审核都要前置。在这方面,我们是绝对领先的。

  所以为什么浦发近两年零售业务收入占比提升较快,其实还是和我们整个打法的转型有较大关系。但仅仅基于这些还是不够,同业竞争的局面下,新产品、新模式被模仿的速度太快。

  所以,基于对未来数字生态银行的判断,浦发银行整个零售板块都在往场景经营去探索,银行不再局限于通过网点、APP提供服务,而是要深入到客户的生活场景中。

  “关注并展开五大技术的建设与应用”

  问题三:数字生态银行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推进这个目标建设?

  副行长潘卫东:2018年初,浦发提出了“以客户为中心,科技引领,打造一流数字生态银行”的战略目标。

  “数字生态银行”目标的提出,是基于我们对科技改变商业模式,甚至科技改变社会的趋势判断。商业银行需要关注科技将出现哪些颠覆式变化,这些变化对银行服务带来哪些影响,这是我们考虑的逻辑。

  我们认为,科技已经让银行进入“重构”时代,并非是渐进的影响,而是颠覆式的时代已经到了。所以数字生态银行的目标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一个技术逻辑基础上的新的业务展现方式。

  我们比较关注几个技术,也基于此做了一些部署和展开建设:

  一是云架构。传统架构较为固定、分散,不易扩展,不足以支撑交易量的瞬间迸发,所以我们要打造自己的云架构,目前已经走完行内决议,着手实施。希望用三年时间打造浦发银行的云架构和分布式架构平台;

  二是从传统的存贷汇核心系统架构,转向构造以数据驱动为核心的新的银行管理架构。目前我们正在与几家顶尖数据工作做创新实验室合作;

  三是我们比较看重人工智能,这在未来银行的服务中是非常关键的;

  四是微服务技术,去年开始我们把手机银行转到微服务架构,新产品开发、新服务上线大大提速;

  五是5G技术,我们与第二大股东——中国移动已经合作建立5G金融实验室。

  “以线上思路调整线下布局”

  问题四:去年浦发的很多网点都进行了改造,但体验不是很好,智能机器多了,柜员少了。未来网点还会继续减少吗?会怎么改造?

  行长刘信义:近两年浦发对网点进行了一些调整,目前的网点数量是1650家左右,去年实际上压缩了超过150家网点,因为还有新开的网点。

  有股东提到,未来是不是推进网上服务,网点要继续减少?我们认为,即使线上业务再怎么发展,我们的网点覆盖面也还是不够的,仍然需要线下网点服务,关键是网点的密度是否合理、布局是否合理、功能定位是否合理。

  所以我们把此前一些低效的、布局的网点进行压缩,并对网点人员进行调整,去年柜员节约大概2000人,这些人员较多地转向了理财业务、个人客户服务等岗位。

  为什么节约?因为有些客户的习惯从线下走到了线上,另外银行的运营处理效率也更高了。这其中,可能有些年纪大的客户会碰到一些问题,我们也会改进客户体验,一是指导客户;二是在老年客户比较集中的网点增加柜面服务数量。

  副行长潘卫东:整个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线上转,而是要达到线上线下融合的状态,以线上思路调整线下布局,以数字化的思维整个线下业务逻辑和流程。

  去年我行1600家网点中就有大概500家转型到新模式。当然,老客户对新模式可能会有些不适应,关键是一个习惯的问题,我们会做好引导工作和辅助支撑工作,并探索网点多种模式运营,很快还会推出远程银行模式。

  “还将积极推进高管增持”

  问题五:能不能通过高管增持、二级市场回购等方式,提振股价?

  董事长高国富:其实去年股东大会就有股东提到这两个建议,我们也与相关主管部门做了沟通,应该说目前已经走出了第一步。

  我们所有的行长、副行长去年7月都在二级市场用现金购入本行股票,成本价在9.3元~9.6元左右。高管增持也给市场释放了非常正面的信号,此后浦发银行股价再也没有低过当时的高管二级市场增持价格。我们也还会进一步按照股东愿望,积极推进这方面工作。

  股权回购也是上市公司市值管理中经常采用的手段,也有股东非常极端的建议,将全部现金分红转为回购股票,这对股价的提升将远高于分红,而且还不用交税,我认为这种理解是正确的,但操作有难度。

  一方面,并非所有股东的意愿都是股价的迅速提升,不少股东还是看重稳定的现金分红;另一方面,证监会对上市公司也有现金分红方面的要求。所以我们要权衡各方面的意见。

  另外,上市银行的每次总股本变动都需要银保监会的批准,所以在市场上回购股票其实目前是没有可操作性的。但我也相信,随着资本市场制度的改革前进,今后有可能实现二级市场股权回购。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责任编辑:DF376)